摘要:回顾一下,近五年来的经典事件先后有:睡梦死,冲凉死,躲猫猫死,洗澡死,床上摔下死,噩梦死,睡姿不对死,发狂死,妊娠死,鞋带自缢死,摔跤死,喝水死,如厕死,证据不足死,激动死,洗脸死,骷髅死等等,最近又收录了一个新词——“跳车头着地死亡”。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发生在你身上就是事故了。当你看新闻无动于衷时,你上新闻时别人也一样会弹冠相庆。用冷漠对冷漠,谁都只会是一座孤岛!丧钟为谁而鸣?

人大硕士雷洋之死谁该负责?

文 /风青杨

5月7日晚,人大硕士雷某离家后身亡,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家属对此事存多个疑点,①具体什么时间?律师称,据雷岳父回忆当晚9时许雷洋还在家里玩手机,是岳父催他出去接人;②身上留有的伤疤怎么解释?口里流血怎么回事?有消息人士称,当天是雷洋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雷洋被控制后情绪激动。警方表示,途中雷某曾强烈反抗,跳车时头部着地,因此受伤。(新京报) 

对此,雷洋人大的同学发帖质疑:“刚刚成为父亲的雷洋,在去首都机场接人的1小时09分,迅速完成了驾车、行驶、嫖娼、被抓、审讯、招供、死亡等全部过程,果真如此,实乃人间奇迹。无论真假,公众需要的是真相,有司应该出来解释,而不是删帖。”

 不少网友有质疑:“一个北京人不远万里,到机场接人的途中嫖娼,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还选择在结婚纪念日去嫖娼,太有纪念意义了! 5个组织卖淫的,一个'嫖娼'的,就是没有卖淫的。”(和雷洋一起被抓的是六个人) 

“请给出证据,应有执法记录仪记录全过程。到底是哪家店,究竟是足疗按摩还是嫖娼,其他被抓人等现在是何状况,事发或抓人时有没有目击证人,发生冲突因何而起,又何以致人死亡。雷洋是顺路去足疗店,那么沿途街道摄像头应该能够拍下他几点几十分路过何地,据此可以推断究竟是家属撒谎还是派出所撒谎。” 

如今到处都是摄像头,面对公众的质疑,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公布完整视频。必竟是人命案,不管他是不是硕士,只要是个人,就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他到底是摔死的还是心脏病发作死的?取其中任何一个,警方先前的说法是他已经被控制了,而且使用了强制约束手段,也就是绑起来了。后面又说他跳车逃跑,以至于头触地。这两个说法之间显然有点矛盾。 

回顾一下,近五年来的经典事件先后有:睡梦死,冲凉死,躲猫猫死,洗澡死,床上摔下死,噩梦死,睡姿不对死,发狂死,妊娠死,鞋带自缢死,摔跤死,喝水死,如厕死,证据不足死,激动死,洗脸死,骷髅死等等,最近又收录了一个新词——“跳车头着地死亡”。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发生在你身上就是事故了。当你看新闻无动于衷时,你上新闻时别人也一样会弹冠相庆。用冷漠对冷漠,谁都只会是一座孤岛!丧钟为谁而鸣? 

正如@导弹熊的总结:真相不难获取,一个公民不能模糊地嫖或者“被嫖”,暧昧地被抓,蹊跷地死去,但关于他的帖子却被极其麻利地删掉。

 作者:风青杨 :知名评论人。一个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微信公众号:风青杨 作者微博@风青杨V

来源:今日头条

~~~~~~~~~~~~~~~~~~~~~~~~~~~~~~~~~~~~~~~~~~~~~~~~~~~~~~~~~~~~


附:背景新闻

人大硕士涉嫖身亡事件细节曝光:雷洋送医时被铐(图)

5月7日晚,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雷洋离家后身亡,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

  记者从雷洋家属的代理律师处获悉,家属对此事存有多个疑点,但尚未得到警方回应。

5月10日凌晨,昌平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室。(赵赫廷 摄)

5月10日凌晨,昌平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室。(赵赫廷 摄)

5月7日晚,人大2009级硕士雷洋的离奇死亡引发了舆论关注,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

5月7日晚,人大2009级硕士雷洋的离奇死亡引发了舆论关注,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

图为霍营街道巡逻的警车。

图为霍营街道巡逻的警车。

家属称雷洋出门去接亲属后失联

  由雷洋的同学发布的一份情况说明称,5月7日,由于雷洋夫妇刚得一女,其亲属欲来京探望,航班预计当晚23点30分到达。当晚21时左右,雷洋从家里出门去首都机场迎接亲属,之后雷洋失联。

  8日凌晨1时,家人接昌平东小口派出所消息,要求亲属赶赴派出所。他们于1时30分左右赶到后,被告知雷某因涉嫌嫖娼,在被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

  据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给出的信息称,雷某被送到医院的时间为5月7日晚22点09分,到达时已经死亡。

  8日凌晨4点30分,亲属见到了雷某的尸体,发现其手臂和头部都有明显淤血。警察表示,途中雷某曾强烈反抗,跳车时头部着地,因此受伤。

  昨日晚间,雷洋的妻子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此事,目前已聘请律师介入此事,并希望得到公正解决。

警方通报称“雷某涉嫌嫖娼”》》警方通报全文

  昨日晚间,昌平警方通报此事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接群众举报,位于昌平区霍营街道某小区一家足疗店内存在卖淫嫖娼问题,接警后,警方依法迅速开展查处工作。当晚在该足疗店查获涉嫌卖淫嫖娼人员6名。

  期间,民警在将涉嫌嫖娼的男子雷某(29岁,本市人)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依法对该人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在将该人带回公安机关审查过程中,该人突然身体不适,警方立即将其送往医院,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昌平公安分局已将此情况通报公安机关。昌平区人民检察院已介入并开展侦查监督工作。

  目前,此次抓获的其他5人因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仍在进一步工作中。

  据接近警方的消息人士称,当天是雷洋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雷洋被控制后情绪激动。雷洋的朋友也向记者证实当天确为两人结婚纪念日,“雷洋很爱老婆”。

家属提出多个疑点》》人大硕士雷洋之死:身上有明显淤血 手机内容疑被删除

  昨日晚间,代理雷洋家属的彭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家属对此事多处存疑,“他在哪个足疗店?具体什么时间?谁去执法的?开什么车?执法的过程是什么情况?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身上留有的伤疤怎么解释?口里流血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亡后打电话不接?为什么等家属找过来后才告诉死亡,没有及时通知家属?”

  律师称,据雷岳父回忆,当晚9时许雷洋还在家里玩手机,是岳父催他出去接人,“那个人现在已经到了北京,所以我们到现在对这件事还有疑问。”

  彭律师说,事后昌平警方相关负责人已经和家属有过接触,但尚未就上述问题作出解答。(新京报 记者 林斐然 李禹潼 实习生 朱卓琳)

人大硕士“涉嫖”被抓身亡 送医时戴手铐

  探针讯:5月7日晚,人大2009级硕士雷洋之死引发了舆论关注,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知情人告诉探针,事发当晚雷洋被送医院抢救时已昏迷,而且戴着手铐,嘴上有血。

  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昌平公安分局已将此情况通报检察机关,昌平区检察院已介入并开展侦查监督工作。此次抓获的其他五人因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仍在进一步工作中。

  家属通过媒体表示,他们对警方通报中的内容不认可,期待检察院的进一步调查结果。据新京报报道,事发当天是雷洋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

送到医院时戴手铐无知觉

  5月10日凌晨,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科内,一名事发时曾帮助搬运担架车的知情人士表示,5月7日晚9点左右,有一辆白色面包车开到了急诊门口,有两名便装男子下车后急匆匆进来说,“我们是派出所的,快来帮忙。”

  医院的护士和保安等人,协助这两名男子将一名男子抬下面包车,并搬上担架车推到急救室抢救,当时帮助搬运的知情人看到,这名男子没有了知觉,嘴唇上有血迹,双手在腹部,戴着手铐。

  在送进急诊抢救室后,两名医生及护士开始对这名戴手铐的男子进行抢救。“快打开手铐,戴着这个怎么抢救!”知情人听到急诊室里有人喊,后来听说该男子死亡。

  知情人士告诉探针,第二天他看见有两个女子在医院急诊室哭了多时,她们说是死亡男子的家属。

  根据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信息,雷洋被送到医院时间为晚22点09分,到达时已经死亡。该医院太平间管理人员向探针表示,他了解到雷洋尸体并未放在该院太平间,而是由警方直接拉走。他判断一般应被拉到法医鉴定中心,等待鉴定。

  根据昌平警方通报,“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接群众举报称:位于昌平区霍营街道某小区一家足疗店内存在卖淫嫖娼问题。接警后,警方依法迅速开展查处工作。当晚,在该足疗店查获涉嫌卖淫嫖娼人员六名。期间,民警将涉嫌嫖娼的男子雷某(29岁,本市人)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依法对该人采取了强制约束措施。在将该人带回公安机关审查过程中,该人突然身体不适,警方立即将其送往医院,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家属网上发文提出质疑

  5月9日晚,雷洋哥哥雷鹏的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帮助家属料理此事的雷洋同学介绍,与家属商量后,暂时不再向媒体介绍情况,相关信息大部分都发到了网上。

  事发后,网上出现《关于人民大学雷洋同学意外身亡的情况说明》,探针与雷洋同学取得联系,其同学证实是他们所写,文内内容也是与雷洋妻子等家属沟通后获知的。这一篇发在“知乎”上的说明帖子原文于5月9日晚11时许被删除。

  根据此说明内容,4月24日雷洋妻子生了女儿。5月7日晚雷洋去接来看女儿的亲属,亲属乘飞机于当晚23点30分到达首都机场,当晚21时左右雷洋离家。在此说明中,雷洋妻子回忆,从5月7日23时30分至次日凌晨1点,雷洋电话一直无人接听。5月8日凌晨1点左右,电话有人接听,接听人自称来自昌平区东小口镇派出所,告知亲属需要去派出所,亲属于1时30分左右到达派出所。

  此情况说明称,家属在派出所获知,雷洋因涉嫌嫖娼,在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根据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给出信息,雷洋到医院时为2016年5月7日晚22点09分,到达时已死亡。

  情况说明称,5月8日凌晨4时30分左右,雷洋亲属随警察来到医院,见到雷洋手臂和头部都有明显淤血。警察给出的答复为路途中雷洋反抗强烈,跳车头部着地所致。亲属要求对遗体拍照留存被禁止。

  在家属方的说明中质疑了警方的说法,家属认为雷洋几乎每周都踢足球,全年无休,其亲属也没有心脏病史,为何会突发心脏病?雷洋手臂和头部的淤血,若为跳车所致,应有明显外伤。可据家属观察其无明显外伤,按照东小口镇派出所所述,执法后已被制服并招供,为何还会尝试并成功做到跳车?医院给出的雷洋死亡时间为22点9分(达到医院时间),可是在之后长达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派出所为何不联系亲属,并且亲属一直打电话也无人接听?亲属交涉后发现,雷洋手机中死亡前几日的通话记录,微信朋友圈里面关于孩子和家庭的信息,手机里面的位置记录都被部分删除,这是何人所为?

律师分析此案法律问题

  据新京报报道,代理雷洋家属的彭律师称,家属还质疑“他在哪个足疗店?具体什么时间?谁去执法的?开什么车?执法的过程是什么情况?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身上留有的伤疤怎么解释?口里流血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亡后打电话不接?为什么等家属找过来后才告诉死亡,没有及时通知家属?”

  律师称,据雷岳父回忆,当晚9时许雷洋还在家里玩手机,是岳父催他出去接人。事后昌平警方相关负责人已经和家属有过接触,但尚未就上述问题作出解答。

  昌平警方在通报中提到对雷洋的“强制约束措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醉酒的人在醉酒状态中,对本人有危险或者对他人的人身、财产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胁的,应当对其采取保护性措施约束至酒醒。

  财新网报道,上海市薛荣民律师事务所薛荣民律师介绍,所谓强制约束措施,一般是约束带或警绳,通俗讲就是把人绑了,防止失控;但是一般称保护性约束,多用于醉酒、吸毒及精神病人。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严华丰律师表示,强制约束措施,其实就是强行抓捕手段。这一警方自创的概念是相对保护性约束而言的,“约束性保护”只能针对有危害性的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并且两个条件必须同时满足。

  根据家属提供的信息,雷洋是湖南澧县人,系中国人民大学2005级环境学院的本科及硕士研究生,2012年毕业后雷洋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曾参与多个工业园规划,生态文明规划,污染物处理规划和循环经济规划的编制工作,在多个环境保护期刊发表过论文。》》中国人民大学硕士雷洋资料 离奇死亡家属质疑警方说法

(本文综合新京报和腾讯新闻“探针” 新京报 记者 林斐然 李禹潼 实习生 朱卓琳 “探针”撰稿:李华良 刘倩儿 摄影:赵赫廷)

来源:遛天津

展开更多“思·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