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的北上广,里面是户籍人口,外侧是外来人口。由于吸引了大量的20-40岁的外来人口,目前北京、上海还有活力。

【编者按】“现在北京、上海严格限制外来人口,但是,再过十年,上海政府可能会出台另外一个政策,鼓励外来人员来沪。没有外来人口,上海经济是毫无活力的。”日前,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做客“蓟门决策”,从人口结构的角度解读中国经济中心西移的过程。易富贤认为,不算外来人口的话,北京、上海的人口结构比人口问题最严重的东北地区还要差。一线城市中,上海的人口结构最差,将会最先爆发危机。以下为部分演讲实录:

上海的经济崛起于中国整体衰落的时期

易富贤:没有外来人口京沪的经济早就垮了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

易富贤(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中国的经济中心从秦汉时就开始移动了,唐朝时转移到河南、四川,宋朝时转移到江西。南宋时期,江西人口占全国的18%,现在只占3%。清朝时转移到上海,1895年转移到东北,1979年转移到广东和长三角。上千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往东南转移,2006年开始突然往西南转移,很多学者没有办法接受。

上海的崛起是因为中国的衰退。1820年以来,中国的人口、经济在全世界的占比世界不断下降,而西方国家的人口、经济占比则不断提高。当时欧美国家一个小商人到中国都是一个大富豪,他们通过海运贸易给上海带来了机遇,使其成为中国最发达的地区。1930年,上海的出口占全国的60%。

东北的思想保守与其人口结构老化有关

东北的崛起则是因为俄国和日本的崛起。当时俄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强国,日本侵略了朝鲜,这两个大国给东北带来了机遇。满清也要保留东北,作为它的根据地。所以东北人口从1871年的330万增加到1911年的1841万,再到1940年的4068万,增速是全世界最快的。1943年,东北的电力占全国的78%,钢材产量占全亚洲的93%。

东北为什么衰退?很多人认为是因为东北的思想保守,贸易环境对东北不利。为什么广东开明,东北保守?除了政治层面的原因,还有人口结构的问题。广东人口最年轻,最容易接受外面的思想。东北的人口最老,对外来的思想接受度也是最弱的。东北20-39岁的人口在全国的占比是不断下降的,20-39岁是最有活力的人口,这个比例的下降导致东北经济的全国占比从1979年的14%降到2015年的8%。

以前广东经济在全国并不算什么,但是改革开放之后,广东的经济地位不断地提高。为什么?因为发达国家在1960-2004年经济占全球的83%,83%的经济体通过海运贸易给东南沿海带来了贸易机会,广东通过香港就搞起来了。经济发展可以吸引全国各地的劳动力,湖南、四川、江西的劳动力都流入广东。广东本省的劳动力也在不断地增加。广东省的二孩政策使得广东户籍人口多生了500万,给广东经济带来了活力。

东北在80年代就不应该实行计划生育

1973年全国实行计划生育,但是东北的人口比全国下降得还要快,因为城镇化水平高、下岗工人多,而且东北对生育文化的传承比较差,婚育时间较晚,离婚率也比较高。东北在80年代初期生育率就已经低于1.2了。东北在1980年就不应该实行计划生育了,那时候已经是“伪生育”了,导致东北的生育率在2000年时只有0.8,2010年只有0.7。东北生育的下降比全国早十年,所以2010年东北的中位年龄相当于全国的2020年,而广东相当于全国的2003年。广东的年龄结构比全国年轻7年,东北比全国老10年。1961-2013年,伦敦、洛杉矶、纽约的人口结构都是比较稳定的,不像中国哪个年龄段的人特别突出。

大量的外来人口使得北京上海保持了经济活力

易富贤:没有外来人口京沪的经济早就垮了

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大量外来人口加重城市负担(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的北上广,里面是户籍人口,外侧是外来人口。由于吸引了大量的20-40岁的外来人口,目前北京、上海还有活力。1995年之前,北京、上海严格限制外来人口,房价也是保持在平均水平。1995年以后,外来人口不断增加,现在北京的常住人口中有40%是外来人口。外来人口给北京、上海的经济带来了活力,也使得房价开始上涨。2010年之后,上海的人口增长已经开始减缓。两百多年以来,上海人口一直是不断增加的,但是2015年,上海人口第一次出现了负增长,这是上海走向衰退的一个原因。

人口为什么会流入北上广?1980年上海人均GDP是全国的6倍,北京是全国的12.5倍。北京、上海的工作、学习机会远远比中西部要好。但是1995年之前,北京、上海是严格控制人口的,这就导致北京、上海的经济在全国是不断下降的。1995年之后经济开始回升,又吸引了外来人口。现在北京、上海的年龄结构已经比全国差了,经济活力低于全国。

人口结构最差的上海将是最先爆发危机的一线城市

2015年上海人均收入水平相当于全国1.9倍,北京相当于全国的2.0倍。这是什么概念?人口开始回流了。以前北京、上海是全国的5倍,但现在最多只是2倍,还要考虑到路费花销,老人和小孩子在老家,还有生活成本,就没有必要到北京、上海。现在北京、上海严格限制外来人口,但是,再过十年,上海政府可能会出台另外一个政策,鼓励外来人员来沪。没有外来人口,上海经济是毫无活力的。

如果没有外来人口,以中位年龄对比,北京、上海的经济比东北还要差。2010年全国中位年龄是36岁,东北40岁,北京36岁,上海38岁。如果没有外来人口,北京42岁,上海47岁。47岁是什么概念?日本2015年中位年龄只有47岁,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外来人口,上海2010年的人口结构比日本的2015年还要老,经济已经没有任何活力了。他们说北京、上海还能继续保持繁荣,我说一个生育率长期只有0.7的城市,怎么可能保持繁荣?一线城市中,上海的人口结构最差,将会最先爆发危机。上海的房价已经到顶了,可能即将崩盘。

中国县城规划的人口密度远超过美国的大城市

目前北京、上海确实是人满为患,北京的东西城区,每平方公里都是2.5万人。上海虹口区、广州越秀区,以及很多省会城市都是这样。但是看柏林、伦敦、东京、纽约的中心城区每平方公里只有一万人,整个城市大概就是2000~6000人。美国的芝加哥和洛杉矶这种大城市,中心城区每平方公里只有四千人,而我们的县城都是按每平方公里超过一万人口规划的。

2015年我们的城市化率是56%, 7亿多人口生活在城市,但所有的城市只占全国0.7%的面积。一方面是不让生孩子,一方面不让你住房子。农村抛荒的土地很多,如果把农村抛荒的土地用在城市,城市人口下降70%,也不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了。有人说我们的粮食不够,是因为人太多了。中国粮食产量从1949年的1.1亿吨增加到1978年的3亿吨。1978年之后,城市和交通建设都占了很多耕地,但是2013年粮食产量增加到6亿吨,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亩产在1950年时只有60多公斤,现在是400公斤了。如果亩产能够达到美国、德国的水平,我们的粮食总产量还能增加20%~30%,如果能达到荷兰、比利时的水平,粮食总产量增加50%,现有的耕地是没有问题的,根本不用把城市搞得这么密密麻麻。

北京上海等城市人口密度过大根本不适合生活

发达国家以前也是人满为患,比如伦敦曾经像北京一样也是每平方公里两三万人,但是到了90年代时发现问题了,就开始把人口不断地往周边疏散。伦敦目前的中心城区的人口不到一万人,整个城市大概只有五千人。东京的土地更加稀缺,以前也是每平方公里两三万人,比北京还要密,但它也是在60年代以后往西部转移,目前东京老城区也只有一万多人,整个城市大概只有六千人。

城市人口密的话房价高、空间小、生活压力大,北京、上海很多人没有生孩子,为什么?生不起孩子,住房等各方面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我们的城市普遍的人口密度大,县城的人口密度比东京还要大。北京、上海转一圈,我知道这些城市根本是不适合生活的,是“民不聊生”的地方。包括西安、成都这些城市,即便停止计划生育也生不了孩子,因为今后的宏观经济会衰退。人口都到大城市来,不生孩子,连婚都不敢结,把好的生育时间都浪费了。城市人口密度太高,必须疏散人口。京津一体化,实际上是走伦敦当年的路线,往一侧扩散。人口下来了,土地宽松了,我们的房价可能也就下来了。

2006年中国经济中心已经开始西移

从人口结构看,中国经济中心已经开始西移。东北不能吸引人口,北京、上海的人口将开始回流,华北的生育率也很低。越往西部生育率越高,尤其是西南地区,广西生1.8个孩子,东北才生0.7个孩子。越往东部,人口年龄结构越严峻,越往西部,比如说广西、贵州、云南、新疆这些地区的人口结构还比较合理,经济比较有活力。北京、上海是靠外来人口,如果没有外来人口,经济早就垮了。

事实上,2006年,我们的经济中心已经开始西移。发达国家经济长期占全球的84%,但是从2005年开始就在逐渐下降,现在只占67%。这就立马就影响到中国东南一带的经济。中西部由于有市场和劳动力优势,所以经济占全国的比例可以回升。比如说江西、安徽、湖南、河北、四川、重庆、贵州、云南,都是在2006年开始回升。

中国即将由海洋贸易回归到陆地贸易

从人口结构来看,中国的经济中心开始西移,从世界的人口结构来看也是如此。我们的东南沿海的市场对象是日本和欧美,日本的中位年龄已经是47岁,欧洲44岁,美国48岁。而西部地区是六亿人口的大市场,中位年龄是29岁。南亚,包括印度、巴基斯坦,目前中位年龄只有26岁,经济保持8%的增长,充满了活力。

以前中西部为什么落后?因为贸易成本高,所以人口不断外流。但是今后铁路贸易延伸到东南亚,西部的机遇将大大提高,会从过去的三线转为一线。虽然铁路运输成本比海运要高一点,但是时间短,所以中国即将由海洋贸易回归到陆地贸易。

人口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必要条件

西部地区,像云南、贵州、四川、广西、甘肃、新疆等这些地区都充满了活力,以后找工作不要总是留在北京、上海,眼光要往西部看。一方面是西边的国家,东南亚、南亚的人口多,又年轻,给西部的边界带来了机遇。另外,我们的内需市场也将崛起,1980年中国人均收入水平为世界的8%,但是2014年,我们已经相当全世界水平的71%,我们的内需已经起着决定作用了。因为人口结构的原因,未来的内需市场主要在西部,而且西部的后备资源也比较丰富,所以我们的经济中心会继续往西转移。

人口不是经济发展的充分条件,是最重要的必要条件。人口和其他的条件不一样,可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所以人口是面粉,经济手段是制作面包的技术。我们过去劳动力比较丰富,经济手段比较粗糙,经济仍然能保持增长。但是现在我们的面粉出问题了,就要更加注重技术。如果技术不好,把面粉浪费了,更加不能制作面包了,所以经济手段也非常重要。(编辑:陈菲)

来源:腾讯思享会

展开更多“思·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