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试问:培养“公民记者”的初衷,为何变调成“公民霸凌”?而一出事,就忙着切割?

  台湾《联合报》12日社论指出:洪素珠攻击荣民事件,引发社会大众的广泛重视,岛内朝野政党也分别采取了积极的回应。蔡英文在脸书上分享了洪秀柱的贴文,朱立伦也前往留言呼吁停止撕裂,这是良性互动的第一步。此外,“退辅会主委”李翔宙和洪秀柱分访受辱荣民,也有平抚作用。然而,要解开台湾族群仇恨及社会敌意,绝不能只靠这类危机处理的表面功夫。

  近几年,台湾社会的族群或社群的敌意不进反退,民众之间的包容意识也有薄弱化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洪素珠随机对外省老人展开霸凌和羞辱攻击,反映的只是冰山之一角。一个洪素珠,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调制仇恨配方的政治人物。在这些政客的“动物农庄”里,可以养出成千上万个像洪素珠这样信仰坚定、行动无畏的人,专门挑特定族群的年老同胞下手;她满腔热血,连珠炮般地诵念着政治人物传授的口号,完全忘了“人性”这回事。

  洪素珠的言行,其实就是近几年台湾极端政治及虚伪政治的缩影。她打着PeoPo“公民记者”的旗号,四处声讨她称为“中国难民”的落单外省老人,不分男女,一律厉声叫骂“滚回去”。另外的时刻,她以“故事妈妈”的角色出现在小学教室中,把她那一套逻辑“全世界最笨的是台湾人,拿金钱拿技术养大敌人,然后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传授给小学生。再另一些时刻,她以“台湾民政府”成员的身分,在街上兜售“台湾民政府”的身分证,声称凭此身分证可以无需签证直接赴美,年满65岁可以月领1000美元。

  但当洪素珠辱骂事件一传出,所有与她相关的单位都忙着撇清。成立PeoPo公民记者平台的公共电视,无法否认洪素珠是该平台的“公民记者”,只能辩称该霸凌影片并非放在公视的平台上,而是发表于其他网站。当初公视设置PeoPo平台,标榜的是“你的小故事,我的大新闻”;2009年,当时的公视董事长郑同僚还曾颁奖给洪素珠,以奖励她“在地扎根”的行动拍摄。试问:培养“公民记者”的初衷,为何变调成“公民霸凌”?而一出事,就忙着切割?

  高雄市三民小学的推托态度,也如出一辙。请校外志工为孩子讲故事原无可厚非,但出事后,该校却辩称洪素珠只是代班一次的“故事妈妈”;但不久即被民众踢爆,洪素珠接连3个月都有代班纪录。而所谓“台湾民政府”更是滑稽,以“中央办公厅”名义连续发出两篇声明,居然称该组织未曾设置“公民记者”,若再有媒体将洪素珠指为该组织记者,将保留法律追诉权。这个组织多年来被警方视为“诈欺”组织,却因“台湾民政府”这顶政治大帽,又有前台湾“司法院副院长”担任过该组织主席,调查行动不了了之。

  洪素珠之所以走火入魔,除了上述种种原因,更重要的是台湾政治因“统独”之争而不断尖锐化,政客因此必须扭曲历史、颠倒是非,以便为自己创造有利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族群动员是最容易使力的杠杆,污蔑特定政治人物“卖台”还不够,便干脆把整个族群或阵营一起抹黑。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方程式中,只要加点“仇恨”的酵素,整个配方就完成了。在反服贸运动中,动员的机制不正如此简单?

  洪秀柱呼吁“勿相互仇视”,蔡英文则呼应说“中止撕裂,愿从自身做起”,两人的态度都相当正面且充满善意。两位朝野女主席,如果能本着这样的善意,共同采取一些象征性的和解行动,甚至包括制订“反歧视法”或“族群平等法”,也许有机会修补台湾社会日益扩大的裂痕。

  散布仇恨,就像打开洒水机那么简单的事,只要看看网络留言即可知。一旦伤害造成,社会要从创痛中疗愈,却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可怕的不是洪素珠,而是那些用仇恨来浇灌她的人。[责任编辑:李杰]

来源:中国台湾网

~~~~~~~~~~~~~~~~~~~~~~~~~~~~~~~~~~~~~~~~~~~~~~~~~~~~~

附相关视频:

展开更多“思·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