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没有人怀疑地方政府推进塑胶跑道的良好初衷,但在这过程中,是否存在拍脑袋决策,是否存在大跃进式的行政推动,是否存在有条件建、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建的盲目冲动?

文丨敬一山

没有什么比孩子的安危,更刺痛中国家长,更能激起大家质疑精神的了。昨天央视的一则报道,将这几年关于校园“毒跑道”的质疑推向高潮。

记者在河北保定、沧州一带,发现几十家生产塑胶跑道的企业,他们将废轮胎、废电缆等垃圾打碎之后,用来做塑胶跑道,给北京等地的学校提供校园操场改建服务。

1466654180014028453.jpg

央视的报道,从生产源头查证了塑胶跑道的问题所在。但这些问题材料,是怎么通过层层审核,被铺设到校园的场地,则还待继续调查追问。

塑胶跑道的问题,往简单了说,无非就是标准和监管两个层面。但在现实中,塑胶跑道的安全标准严重滞后,相关部门监管职责的划分模糊不清,所以每次“毒跑道”的追问,最后都成了理不清的乱账。

既然生产、监督、管理等各环节的配套制度远远没有跟上,这几年各地的学校,为什么都争先恐后地要建塑胶跑道?即便如网友怀疑的,有些学校领导上马塑胶跑道项目,是为了从中捞钱,但这种贪腐动因,不足以解释那么多学校都同时推进。

这背后,一定有更普遍的制度性原因。

在网上搜索,可以看到浙江省教育厅2015年发布的一个通知,要求:2015年,全省在义务教育段学校新改造完成塑胶跑道400个;2016年,全省中小学校塑胶跑道覆盖率不低于90%;2017年实现全省中小学校塑胶跑道基本全覆盖。

而之所以要提出塑胶跑道全覆盖的目标,是——为了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中发〔2007〕7号)、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实施意见》(浙委〔2008〕11号)和《浙江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精神,落实2015年省政府为民办实事的重要举措,是加强校园环境建设,保障中小学体育工作正常开展,全面提高学生身体素质,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基础。

像这样明确提出塑胶跑道覆盖率的,不止浙江一省,有报道显示,到2015年底,江苏农村中小学塑胶跑道覆盖率已经达到90%以上。而江苏,也是“毒跑道”事件曝光最多的省份之一。

监管层面的问题当然要追问,但这种短时间内要求“塑胶跑道全覆盖”又是否合理?正如有网友查证的,即便日韩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没有普遍追求塑胶跑道,很多学校还是在使用沙土跑道。如果不是行政统一推进,而是让各学校因地制宜,根据自身条件做选择,也许就不会集中爆发“毒跑道”的问题。

当“塑胶跑道全覆盖”成了行政目标,政府就要在财政和监管上付起全部责任。但“毒跑道”事件中被质疑很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学校在建塑胶跑道时招标价过低,甚至都不够一个安全产品的成本价。换言之,学校招标价的给出,就注定了“毒跑道”的诞生。要追求高大上的塑胶跑道,又不拿出保证安全的钱;想多快好省地实现“塑胶跑道全覆盖”,这恐怕是悲剧的重要根源。

一场轰轰烈烈的为民办实事,变成了星火燎原的安全隐患,问题到底出在哪?没有人怀疑地方政府推进塑胶跑道的良好初衷,但在这过程中,是否存在拍脑袋决策,是否存在大跃进式的行政推动,是否存在有条件建、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建的盲目冲动?是时候按下暂停键,好好反思一下了。行政拍脑袋乱指挥的习惯不改,“毒跑道”的病就好不了。

来源:凤凰评论家

展开更多“思·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