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雷洋去世前的一个月,刚刚有了一个女儿;邢永瑞则是两个双胞胎女儿的父亲。//雷洋与邢永瑞都是外地平民之子,都是凭借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两人本无人生的交集,但偶尔的一次碰撞,却让两人的人生有了截然不同的走向。//此时此刻重温这两所中国名校的毕业致辞,我们或许有如潮的感慨。 在天堂里的雷洋,在铁窗内的刑所长,如果能听到彼此师长的教诲,不知道他们当作何感想?! 人命关天,而法大于天。

1名.jpg

举世瞩目的雷洋案,真相渐渐清晰。

6月30日下午,北京检方公布了雷洋尸检结果,确定死者雷洋符合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

“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是一个医学术语,通俗地解释一下,就是指食物、呕吐物等误咽吸入呼吸道,引起呼吸道阻塞而致窒息死亡。常见的现象是成年人在酒醉、脑外伤、麻醉未醒、癫痫发作、脑中风等发生昏迷或昏睡之际,往往会引起呕吐物误咽吸入呼吸道而窒息死亡。

由这个结论出发,事发之初,北京昌平警方对雷洋家属所称的“心脏病突发”说法,已证实显然是个谎言。

同时,北京检方也宣布“涉案警务人员在执法中存在不当行为”,并认定“昌平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某某、辅警周某起主要作用,且在案发后有妨碍侦查的行为”。目前,根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已报请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变更强制措施,对邢某某、周某以涉嫌玩忽职守罪依法决定逮捕。

在全部的真相尚未公布之前,无论是嫖娼该死还是警察暴力执法,都不愿再纠缠于事实本身而妄发议论。相反,当事的邢、雷警民二人的人生经历,却让无风君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2名.jpg

雷洋案发后,引起舆论关注的一个标签是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

但很少有人知道,涉嫌玩忽职守罪的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也是名校毕业,中国政法大学毕业。但事发后,这个法大毕业的标签,并没有戴在邢所长的头上。

另一个事实是,雷洋与邢永瑞都是外地平民之子,都是凭借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两人本无人生的交集,但偶尔的一次碰撞,却让两人的人生有了截然不同的走向。

29岁的雷洋是湖南灃县人,2005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年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2012年毕业后任职于国资委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媒体称其“曾参与多个工业园规划,生态文明规划,污染物处理规划和循环经济规划的编制工作,在环境保护期刊《环境保护》等上面都发表过论文”。

3名.jpg

与雷洋的信息相比,邢永瑞一度是模糊的,清晰的只有他在事发后在北京电视台讲述案发经过。

在那次公开亮相中,邢回答了十大热点问题,试图证实自己没有过度执法,也没有过激行为。但这仅有的一次亮相,非但没有平息舆论,反而遭致了雷洋亲属及舆论的反感。

在北京检方公布对邢、周二人实行依法逮捕之前,微信上有人曝出邢永瑞的身份。他出身于甘肃省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父母都是文盲,靠养羊卖羊挣来的钱,让他高考时以甘肃省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中国政法大学。随后全村人一起放羊卖羊,供邢永瑞完成了学业。

如此背景和出身,工作之后的邢永瑞,在成为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的升迁之路上,付出了多少,抓获了多少犯罪分子,外人都无从得知。但这一次抓捕雷洋,却让这位邢所背负了“恶警”的骂名。

雷洋去世前的一个月,刚刚有了一个女儿;邢永瑞则是两个双胞胎女儿的父亲。

邢永瑞同时还有两个妹妹,一个靠着他寄回去的月入5000元的工资,读完大学工作了,还有一个在读大学。

如果没有这一次碰面,两个人的人生,或许会在自己的业务半径里生长、壮大。他们同样是来自于底层农村,靠着自己的奋斗,在竞争激烈的帝都站稳了脚跟,拥有着自己的幸福家庭,为人夫父。

如果没有这一次碰面,他们两个人都是家乡的骄傲,都是外地人在北京奋斗的成功样本。

正如雷洋案发后许多人感到恐惧的是,一个高知分子,青年才俊,在身陷嫖娼嫌疑的重重疑雾中莫名地死去,这产生了推己及人的安全感焦虑。目前的事实让我们无法揣测,同样是出身寒门的邢永瑞,在造成同阶层兄弟雷洋的死亡中,他到底做了什么?出身于政法大学、接受过法理与法治精神熏陶的邢永瑞,在面对雷洋激烈抗拒的时候,是什么让他冲昏了头脑?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悲剧。

但在法治面前,我们无法用情感来诠释这悲剧的意义。法律是刚性的,既要为雷洋之死找出真相,伸张正义,也要为邢永瑞的执法不当找到法理依据。在这一点上,正义已经走在了路上,我们能做的,或许是继续保留足够的耐心,直到最后的水落石出。

4名.jpg

正值毕业季,又一批年轻学子将步出校门,踏入社会。

在雷洋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毕业典礼,刘海龙教授在致辞中说,从新闻学院走出来的学生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是正义感,“今后无论你身处何方,身居何职,要做一个有良知、有责任感的社会公民”。前一段时间雷洋事件中人大校友会的前辈们已经为我们做出表率。正义感不仅是对遥远的地方发生的不正义事件的愤怒,更重要的是对自己身边的不正义有所行动,包括敢于对插队的人说一声“请排队”。

在刑永瑞的母校,中国政法大学2016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王涌教授做了一个激情澎湃的致辞。在这篇题为《你们是英雄辈出的九零后》的致辞中,

王涌说:

在法大校友中,有一种人,他们没有官衔,没有财富,但坚毅地为法治理想战斗,广受爱戴。他们是公民的英雄,是母校的骄傲,是你们的榜样。

相信有一天,你也会成为他们。那时,“你在战斗,母校注目;你蒙冤狱,举国震动;人生辉煌,莫过于此。”

当然,在法大校友中,也有一种人,在社会染缸和国家机器中,随波逐流,迅速堕落。权力在手,肆意滥用,不问法律底线,践踏人权,制造雷洋案式的悲剧,他们是公民的公敌,是母校的耻辱,是你们的对手。

如果有一天,你无力抵御沉沦,沦为鹰犬,逆行在法治的道路上,母校将会喊你回家——去“抄宪法”。

此时此刻重温这两所中国名校的毕业致辞,我们或许有如潮的感慨。

在天堂里的雷洋,在铁窗内的刑所长,如果能听到彼此师长的教诲,不知道他们当作何感想?!

人命关天,而法大于天。

来源: 今日时评

展开更多“思·享”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