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来源:网易图片

上个世纪,“到香港去”成为逃港者追逐新生的方式。近年,香港福利向新移民放宽,政府资源分配更加公平。然而2015年,香港最新统计显示往年所剩无几的单程证名额剩余尚多。曾经数万人游泳也要抵达的梦想家园——香港,对于内地人的吸引力真的在减少吗?镜头记录下的五组新“港人”在香港的生活状态,或许能解答这个问题。编辑/一叶舟 摄影/慈美琳
1/31
2/31Allen来自东营,目前在香港一所公立幼儿园当体育老师。他刚刚结婚的妻子Serena是个来自长春的姑娘,高中毕业就到了香港,今年已是在这里的第八个年头。现在,Serena在一家公司做IR(投资者关系)。
3/31这天,Serena收到通知,她在太原的好朋友即将举行婚礼。但是,已经拿了香港永久身份的Serena因为回乡证还没办下来而不能回内地参加。于是她和Allen来1881为好朋友选结婚礼物,打算邮寄“心意”。当天是周六,Allen上午仍要上班,Serena自己逛了半天之后,Allen才刚赶来。图为Allen和Serena见面会和。
4/31前身是香港水警总部的1881位于尖沙咀广东道海港城对面,现在是长江实业旗下的名店街,汇集了多家国际知名珠宝、手表和服饰品牌店。Allen说:“要不是为朋友买礼物,我们很少来这里,什么都太贵。”图为1881名店街。
5/31逛街中途,Allen说想和一个名表合影,因为他很喜欢但是一时半会还买不起。其实Allen对表颇有研究,他说现在有资源可以进到有折扣的名表,闲时就帮内地的朋友代购赚点零花,“现在确实不少人买这些贵的表”。图为Allen隔着橱窗望向名表店。
6/31在一家珠宝奢侈品牌店转了一圈,Serena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款式,店员的态度也不怎么样。最后两个人也不知道再去哪里逛,索性就在附近溜达。图为Allen和Serena在闲逛。
7/31傍晚,疲惫的Allen和Serena搭地铁回家。虽然已在香港登记结了婚、拿了永久居民身份证,而且新房也正在装修,但Serena坦言对这个城市的感情并不深,感觉“只是个呆着的地方”,至于未来要怎样、去哪里,他们还不确定。图为Allen和Serena搭地铁回家。
8/31李生是土生土长的山东汉子。十几年前,他听说香港打工一个月的人工比在大陆一年还要多,于是毅然背井离乡,来到香港做一些零活。他在快餐店帮过手,也做过糕点师傅,踏实肯干的他在这座城市一点一点地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图为李生在自家开的港式点心店里。
9/31几年前,他远在山东老家的妻子李太以配偶身份申请来到香港,一同来的还有大女儿。他们一家人申请了公共房屋,开启了居有定所的新“港人”生活。图为李太与大女儿。
10/31来到香港之后,他们又生下了二女儿和小儿子。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和大多在异乡的家庭一样,有身份认知的分野。夫妻俩和大女儿深知自己是山东人,在香港长大的二女儿和小儿子却没有太多家乡的概念。难得的是,一家人在一起,讲的还是山东方言。图为李生和儿女们在一起。
11/31在香港,生活的负担逐日加重。夫妻俩决定放手一搏,用仅有的一些积蓄做点小生意。妻子对做面食很拿手,于是他们租下了一家位置很偏的铺子卖山东馒头。起初生意还不错,时间长了,吃不惯馒头的香港街坊们光顾便少了,他们又开始担忧。幸运的是,一位香港老太太注意到了这对勤劳的夫妻,决定用自己的人脉和经验帮助他们开一间香港本地人喜欢的港式点心店。图为李生在点心店里工作。
12/31八十岁的老太太跟着他们起早贪黑东奔西跑,不久身体就撑不住了,帮助夫妻俩起了个步,她就退出了,“她是我们的贵人”,李太说。经过几个月的筹备,夫妻俩的点心餐厅开业了。尽管这家店店面不大,但位于闹市拐角,生意很不错。图为李生自家的点心店。
13/31李生夫妻两人虽然广东话不太灵光,但热情的招呼和扎实的手艺仍让他们受到邻里的喜爱。李太说:“我们不懂经营,只能一点点学,现在赚不到什么钱,但能给出租金和人工我们已经很高兴。”开这间店让她认识了很多人,生活充实了起来。图为李生店里做的港式点心。
14/31目前,每日在店里忙活的夫妻俩已经顾不上孩子们的功课,生活上也会忽略了照顾。姐弟三个现在更多的是互相照应。“因为孩子们已经适应了香港,我们必须在这里努力待下去,”李太说。图为李太和儿女们在一起。
15/31Tina和York是一对来自广州的“学术型”小夫妻。York在攻读土木工程博士,Tina则在读佛学系硕士,这是她第二次在港大读书,两年前她已经拿了港大的社工系硕士学位。图为Tina和York在香港大学合影。
16/31Tina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创业者。社工毕业之后,因一时没有找到心仪工作,Tina开始做咨询师,为人排忧解惑。现在,她和香港的合作伙伴正在筹划做婚恋交友的平台,帮助内地和香港青年相互了解,希望最终能打破隔膜和误解。图为Tina为合作伙伴Queenie做了一次情感咨询。
17/31在工作和学习之余,Tina几乎都和York在一起。因为平时两个人都很忙碌,见到面时常常也是对着发呆,也算是一种休息方式。图为Tina和York一起吃饭。
18/31Tina和York结婚之后,从之前的“劏房”搬了出来,租了属于两个人的房子。只有40平的房子却是五脏俱全,独立的客厅、厨房都让他们感到兴奋。但最近租约到期,房东告知月租要从12800涨到14500港币,这让他们感到很苦恼。图为Tina和York在房间里。
19/31在昂贵的香港,Tina的创业收入和York的博士生补贴暂时还不能满足两人的生活开支。Tina曾经几次想要放弃创业出去赚一份稳定的收入,但York一直支持她坚持做想做的事。现在有了投缘的合作伙伴、成功注册了公司的Tina对未来多了几分信心。图为Tina和York。
20/31Candy是辽宁人,来香港已有四年多。毕业于清华美院、曾在广东做了20多年设计师的她,来到香港后因为艺术行业的语言门槛而转行做保险理财,“现在做得很成功,虽然有时也会想念老本行”,Candy说。她的儿子David在香港长大,老公常年在外飞来飞去,她就需要多花时间陪儿子。图为Candy和儿子David。
21/31图为Candy刚给儿子买的新玩具——一辆可以变身成恐龙的摩托车。Candy说,David的玩具非常多,有的几百、有的几十,加起来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在平时,她还要经常带他去迪士尼、海洋公园,再加上上幼儿园和补习班等等费用,每个月几万块钱是正常的。
22/31心雨(化名)是David的同班同学,她的妈妈Vivian来自南京,曾经在一本知名的财经杂志和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工作过。来到香港之后,心雨的爸爸在银行上班,经常要加班和出差,Vivian就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图为心雨。
23/31Vivian毕业于北外,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这次聚餐,Candy特地带来儿子的课后作业让Vivian带着两个孩子读。在David和心雨班上,还有很多和他们一样父母来自大陆的孩子,他们要和其他国家的孩子一起学英语。虽然只有四岁多,但这些大陆二代的孩子大多已经开始报读课外的英语班。Candy说再过两年会让孩子学粤语,现在太小,同时学三种语言怕都学不好。图为两家新“港人”在一起聚餐。
24/31温习完作业,David和心雨最爱的披萨就上桌了。在吃披萨之前,David妈妈帮他去掉上面的肉和菠萝,“David就爱吃底下的饼,其实还是个北方的胃,上次带他去山东,他连吃了三张烙饼”。图为David在吃“披萨饼”。
25/31聚餐结束,妈妈们带着孩子抄阴凉路,从地铁站里离开。当日临近中秋节,地铁站里挂满了彩色灯笼,孩子们看到很兴奋。两家分开后,心雨将去参加爸爸给报的轮滑课,而David则要回家做没写完的功课。图为两对家庭在地铁站内等车。
26/31马峥是一位扬州姑娘,几年前在香港理工大学读下了对外汉语专业的硕士学位,之后在泰国教中文时认识了学习汉语言文学的河南男生龚杨。龚杨曾经在家人催婚的压力下离家出走,遇到马峥之后,毅然选择随她到香港深造。
27/312015年6月,龚杨和马峥在位于中环的香港大会堂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香港规定,登记结婚至少要有两名证婚人。龚杨和马峥在香港有不少朋友,听闻两人的喜讯后都跑来观礼。手续办好后,大家一起在门口合了影,然后去吃了个简单的饭,就算是礼成。图为龚杨和马峥登记结婚时与朋友们合影。
28/31目前,马峥是香港一所国际学校的中文老师,用中、英文两种语言授课。她说,和最初来到香港时一样,自己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但工作压力大、节奏快和生活空间的狭窄让她觉得很辛苦,时常产生想回去的念头。与她同届的同学现在也大多都在香港的教育领域工作。图为马峥在逛书店。
29/31龚杨现在在港大教育学院读汉语言文学博士,平日课业非常繁忙。龚杨常年泡在图书馆搞学术,晚上常住在学校宿舍,少有时间回到和马峥共同租住的小家。图为龚杨在图书馆里研究课业。
30/31周末空闲时间,他们会到马峥的母校吃东西、会朋友和晒太阳,享受一下难得的夫妻时光。在香港,很多年轻人毕业多年后最喜欢的地方仍然是母校,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学校有稀有的矮楼绿地和放松的味道。图为龚杨和马峥在香港理工大学的草坪上坐着聊天。
31/31香港的学校基本都有书店和文具店,价格比起外面较为亲民,持学生证者还享有折扣。当天,龚杨想在这里买一个电脑包,后来马峥突然想到,她已经没有理工大的学生证了,转头对龚杨说:“算了,你还是回港大买吧。”图为龚杨在学校商店挑选一个电脑包。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