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京/房山区
89.8万
访问量
四月风分享栏目专用博客。
专门用于分享内容发布至:思·享、论·享、图·享、讯·享、影·享、书·享等栏目。

栏目理念:
分享新知、拓展视野、提升思想、影响实践,以期立足文化看摄影、做摄影、谈摄影。

特别声明:
1. 本博客所发布内容,均来自网络并全部标明了出处,如原始作者有任何质疑,请发邮件至:admin@siyuefeng.com,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2. 本博客内容仅代表原始作者观点,转载仅为践行“栏目理念”,并不代表四月风认同文章内容和观点。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伊朗,像众多中东国家在西方媒体描绘下,离不开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主义、宗教狂热的妖魔色彩。但《我在伊朗长大》(Persepolis,直译是波斯波利斯)系列漫画的作者玛嘉.莎塔琵认为事实并非如此。她在书中以当年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为背景,用客观的眼光叙述了国王被推翻、两伊战争等事件。该书拍成动画片后,入围美国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片、第33届法国电影恺撒奖最佳影片、最佳改编剧本等六大奖项提名,并获第6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奖,但获奖后,伊朗本土却公开谴责该片。
2014-06-01 16:21
1
0
882
这些童年趣事,你还记得吗?

图文来源:思想潮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Y1MTA4MA==&mid=200283775&idx=1&sn=34eba6dad13ef8d7061af8d116319461&key=aae2f692d81876840986e3c5e74b5eb3d5f289e8e1d6518e62465f834117534e0b0ba839d94c2362a625a02d63163808&ascene=1&uin=NDIyNzMzNDU1
2014-06-01 16:08
0
0
755
招远案现场,打人者叫嚷着让围观者后退,并威胁道:“谁管谁死。”除了劝说,始终没有人敢于再上前。崔永元称这是中国人的集体耻辱,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仝宗锦认为,不应过度职责赤手空拳的个体没能挺身而出。
2014-06-01 01:24
4
0
905
在大多数孩子眼中,拥有父母的陪伴和无忧无虑的童年,无时无刻备受关爱,似乎是天经地义的权利。但在我国,还有超过6100万农村儿童,他们的父母在城市里依靠打工挣钱养家,由于精力、财力以及户籍政策等方面的限制,不能将子女带在身边【注】。他们被迫留守农村老家,多由家中老人照看,长期脱离父母关怀。同样作为祖国的花朵,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却没有像许多同龄人那样,被父母和家人捧在手心倍加宠爱,得到应有的呵护和关照。 又一个“六·一”儿童节即将到来,我们的记者专访了独立纪录片导演王男栿。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留守儿童问题,作为其中的一员,王男栿拍摄了自己家乡(江西省一个小村子)的留守儿童。本次专访将从她的视角,为读者呈现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的现状。
2014-05-31 21:01
0
0
4935
据每日邮报5月9日报道,这组照片由法国摄影师Eric Lafforgue在朝鲜拍摄。这些照片已被朝鲜官方禁止发布,摄影师也被终身禁止入境。

图文来源:网易

原文链接:http://news.163.com/photoview/00AO0001/65174.html#p=9S1GNH5L00AO0001
2014-05-31 17:52
2
0
1875
当前的中国的现实是:弥漫性的的腐败从官场已经渗入各个领域,包括本该是净土的教育、文化领域;行业失范,食品、药品都可以下毒;各种伤天害理之事,乃至荒诞剧层出不穷。人人哀叹:道德滑坡,人心不古。中国人钱袋鼓起来而精神趋于空虚。面对这种情况,人们提出了各种诊断,开出各种药方。争论了一百年的东西文化优劣之论又兴起,出现了“国学热”。另一种极端是怀念过去闭关锁国,在物资极端贫乏中的绝对平均主义,在幻觉中想象似乎中国曾经有过人心朴实的一片净土。
2014-05-30 22:32
0
0
755
10岁的青青习惯把手表调快3分钟,这样每次放学后赶往兴趣班,她都能准时到达,长达六年的兴趣班学习,她一直坚持早到。记者 刘婷婷 摄影报道

图文转载自: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
__biz=MjM5OTM3ODg2MA==&mid=200294067&idx=3&sn=91ae8e53787f75e31a150bf5eb9b2a1f&key=aae2f692d8187684780e0251e25cf6b11d7a8d6714c7672d3b87d740d28db0c97d13c9dd07bf466d6e34859f561545b1&ascene=0&uin=MTU4OTkzODMwMA%3D%3D
2014-05-30 21:14
0
0
2292
2014年鲁迅美术学院本科毕业展《摄影篇》 展览时间: 2014年5月27日-----5月31日 展览地点: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 主 办:鲁迅美术学院
2014-05-29 23:41
6
0
1105
“美国将耗时最长的战争负责任地结束。”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27日突然宣布从阿富汗撤军的时间表,数万驻阿富汗美军2016年底将和他一起“离任”。
2014-05-29 18:55
0
0
587
当地时间5月27日,中国7000人旅行团在美国洛杉矶合影,并齐声唱响中国国歌和升起五星红旗。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行程尚未结束,这个中国史上最大赴美旅行团的人均刷卡消费已经达到1万美元,比平时平均每个中国游客在加州消费2500多美元多出4倍。
观察者网23日曾报道,这7000人大多来自广东完美中国有限公司,他们准备出席在洛杉矶举行的公司年度商业会议。从21日到26日,他们将搭乘70多个航班,分批抵达洛杉矶。所有批次团组定于5月27日在洛杉矶汇聚召开大会和晚宴。随后,他们将在安纳海姆会展中心举行商务会议,游览迪士尼加州冒险乐园,并前往包括著名的南海岸购物中心在内的购物场所购物。据悉,这个旅行团为当地30家酒店带来了12000个房间夜数的预定。预计将产生8500万美元的收入。

更多文字,请见本组图第一条评论。
2014-05-29 18:03
9
0
2242
实际上,中国美术界对“挪用”并不陌生,从“政治波普”到当下的“卡通一代”,许多艺术家都曾使用过挪用的手法,尤其是近年来,“挪用”在影像领域已出现泛滥之势。就绘画领域而言,之所以部分艺术家会选择“挪用”,就在于它不失为一种快捷有效的方法,而这种近似于策略化的创作恰恰能满足当下艺术市场对新图式的需要。然而,问题也随之出现,即部分艺术家将“挪用”的方法庸俗化了。由于艺术家忽略了对前文本进行研究,仅仅将注意力放在被挪用的图式上,所以,大部分作品都缺乏一个意义链,导致作品的意义表达显得空洞、肤浅,失去了应有的文化针对性。在笔者看来,当下那些在艺术市场上“走红”的“挪用”类作品,实质上仍是一种低劣的模仿,传达出的仍是一种平庸、媚俗的审美趣味。
2014-05-29 15:12
2
0
1246
为了赶在新政之前“睡着棺木死去”

新京报首席记者s陈杰

安徽省安庆市在极短的时间里强力推行火葬,收缴砸毁大量寿材。一些老人,为了能赶在6月1日新政之前“睡着棺木死去”,于是纷纷以喝农药、上吊、投井、割喉等方式自杀。2014年5月24日,我们在安庆市桐城县的三个村子,采访了7个自杀的案例。

桐城县吕亭镇陡岗村姚远所,是第一个接受我们采访的村民,他说,人都死了,我告诉你们这些有什么用呢?不过,你们从北京来,这么大老远的来我家,我不能不跟你们讲,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再说,我母亲死了,没有任何政府的人来过问过,你们是外头唯一来过问这个事的,你们也算是政府机构的吧?我心理安慰了好多。如今,疼我的老母亲没了(说这话时,姚远所伸出右手使劲的拍着自己的心窝),她身体好得很,在家里给我女儿带孩子,做做饭,还种有菜园,真不该走。这事我也不怪政府,就是觉得是下面的干部把经念歪了,事情做得太急。他接着说:电视上报道,习总书记说过“一切为了人民”,我们听了欢喜得不得了,还跟老母亲说过,让她相信政府。可事情怎么会是这个结果呢?

吕亭镇吕亭村84岁的施学文说自己懂风水,几年前就在二十里远的山上给自己找了块坟地,还找了个比自己年轻多的好朋友去看过那个地方,他说孩子们都在外打工,老婆身体不好,只能找朋友来帮忙,将来自己死了,让朋友引着出殡队伍去那里把自己埋下去。他说,寿材早就准备好,希望自己死的时候能有个好“家”住着。可是几天前,他的寿材,也就是死后的“家”没了,那天,镇乡的领导带着警察和工人,到他家,告诉他必须把寿材交出来,不然就是违抗法律,他没敢违抗,在一旁哭着,看着工人用大铁锤把棺材敲得四分五裂。他说,你们采访我的事情有什么用?能让政府给我们些补偿吗?他说,钱太难挣,这么些年才攒够几千块钱,置办了这幅棺木,棺木没了,将来火葬和买墓地那么贵,怎么死得起?我们走的时候,他说,政策就是法律,他不敢违抗。

吕亭镇陡岗村68岁的柳少莲是投自家厨房里的水井自杀的,我们到她家却是大门紧闭,里面没有人,我们就走到隔着院墙的人家去探问,碰巧遇到柳少莲的丈夫的妹妹58岁的陈月改,快到中午,陈月改正再摘菜,准备给家人做午饭,她开始不愿意接受采访,说家里人等着她做饭。不过,见我们迫切,犹豫了会儿,说“等一下”,接着从屋里拿出两把钥匙,说,这是我嫂子家的钥匙,嫂子下葬后,哥哥被女儿接走了,我帮哥哥看门,现在,我带你们去她家厨房看当时她自杀的现场。陈月改说,嫂子是村里有名的媒婆,说十个有九个成,性格开朗,投井的时候,井边留着一双毛线拖鞋,尸体捞上来,穿的是平时做饭的衣服,她说,嫂子自杀前不久还来过家里,还借用的东西,除了比平时话少外,没什么异常,不料,就这么匆忙走了。陈月改说,过完头七后,镇里又上门把她哥哥的棺木砸碎了。陈月改说,你们好好报道下这个事情,政府推行火葬我们支持,不过,得给老人心理准备时间,你们也呼吁下,别让其他老人再跟着自杀了。

吕亭镇28岁的小郑(按个人意愿化名)当过兵,现在做包工头,他的84岁的奶奶悬梁自杀,他说,我们家族四代同堂,几十号人,平时老人有个小病,家里都操心的不得了,他说,你看老人慈眉善目,特别疼我们,这么走了,家里人难以接受。他说,老人死了,我们也没什么办法,虽然家里人多,但,一个家庭势单力薄,哪有能力去维权。我们询问他负责带人砸棺材的村支书叫什么,家在哪里,他说,我不方便告诉你,我可以开车带你路过,给你指下位置,然后把车开到远处你再下,你下车后,走到附近,装着问问旁边的人,不要让人怀疑是我指的路,要是书记知道是我带记者找他的,他秋后算帐怎么办?要是他说我对抗政府命令,来报复我,我就麻烦了。他想了想,最后补充到:也不能怪村干部,平时他们人也挺好的,他们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才这么做的。

在我们采访的7个自杀老人中,大关镇旵冲村87岁的潘秀英是唯一救活过来的,不过她已经大脑严重受损,近乎痴呆。为了能睡棺木安葬,她四次喝农药自杀,后被抢救过来,负责抢救她的村医生说,最严重的一次老人吐了大约2公斤血。老人的邻居说,平常老人非常爱窜门,特别能聊。我们站在潘秀英女儿家院子里,听她女儿讲述事情的过程,潘秀英缓慢的从客厅的凳子上挪到门口,然后倚靠在门上一言不发的站了半个多小时,我征得她女儿的同意靠近拍摄,老人像个雕塑,呆呆的望着远处,似乎没感觉到我的存在。女儿说,老人一心寻死,想着法子找来农药喝,现在,她放弃打工,整天守着老人。

今天,在拍摄84岁老人郑世芳出殡,老人的两个女儿和三个儿媳妇突然跑到我的跟前跪下,十只手,有的拽着我的手,有的拽着我的腿,哭泣着说“为我们做主。”我顿时觉得周身的无力,心里一阵阵麻木和悲凉。

在冰冷的制度面前,在冰冻的集体面前,我知道新闻实质上改变不了什么,况且,我们作为新闻人,距离我们所在这个职业的应有的尊严太远。

有的时候我实在无力,但,我不能放任自己不去记录,我记录下的,是泣血的历史。

我相信,人的伟大,是其觉醒的本能。

图文来源:腾讯图片
原始链接:http://news.qq.com/a/20140528/022569.htm#p=1
2014-05-28 18:34
23
0
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