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京/房山区
80.1万
访问量
四月风分享栏目专用博客。
专门用于分享内容发布至:思·享、论·享、图·享、讯·享、影·享、书·享等栏目。

栏目理念:
分享新知、拓展视野、提升思想、影响实践,以期立足文化看摄影、做摄影、谈摄影。

特别声明:
1. 本博客所发布内容,均来自网络并全部标明了出处,如原始作者有任何质疑,请发邮件至:admin@siyuefeng.com,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2. 本博客内容仅代表原始作者观点,转载仅为践行“栏目理念”,并不代表四月风认同文章内容和观点。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来源:腾讯图片
广东东华禅寺一则招聘启事在手机端流转,但这并非佛门第一次吸睛。寺庙里的人打着佛的“旗号”走出去,积极入世;寺庙外的人感召着佛的精神想进来,纷繁避世。时代纷繁变迁,佛门下展开了一幅熙来攘往的社会图景。
2015-04-10 20:35
1
0
531
来源:新浪图片
2015年4月6日,福建漳州古雷腾龙芳烃二甲苯装置发生漏油起火事故。距公司800米安全防护距离内需搬迁11000多人,至2014年底,已搬迁10500多人。事发时,仍有400多人在附近居住。摄影:陈荣辉
2015-04-08 11:56
1
0
613
来源:网易图片
早在2003年,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计划在天安门广场启动。十二年后,校园足球在领导人的批示下成为国家战略,足球在校园成为一种运动风潮,这场运动从国家顶层的领导小组开始,从计划中的各种指标开始,也从校园里的足球操开始。
2015-04-07 20:52
0
0
519
来源:腾讯图片
“樱花原产地之争”试图挑逗公众的敏感神经,然而,在樱花铺天盖地的魅力下,一切口角都变得微弱。上千年来,日本人反复体味樱花内涵,将其烙在日本人的灵魂、精神和物质上;又将樱花之内涵发展扩大,成功包装出一张专属日本的国家名片。无论樱花的原产地在哪,樱花已经实实在在成为了“日本创造”。
2015-04-03 10:18
0
0
802
来源:快拍快拍
每个人都有窥私欲,比如你走在路上突然看到墙上有一个可以看到墙另一面的孔洞,而且有奇怪的声音传出,你会不会往这洞里看看呢?正因为喜欢偷窥别人的生活而产生的欲望统称为窥私欲。

不管是走在路上随意观察路人的举动,还是在网上看看身边朋友的私人网络空间(看朋友圈也算哦),其实都是不同层次的偷窥行为。


日本摄影师Koji Takiguchi滝口浩史,1977年出生于日本静冈,2001年毕业于东京国立大学艺术音乐学院设计系。2004年,他的作品Hazama受到荒木经惟的青睐,从而获得了当年佳能的摄影新宇宙奖。


Koji Takiguchi拍摄的一组图片《Peep》(窥视),记录了25个日本人的生活。图片从左到右是“职业+日常生活+爱好”。


Koji Takiguchi作品网址:http://www.kojitaki.com
2015-03-31 21:28
1
0
592
来源:新浪图片
图/文 刘磊

  有一天,我拷了一些家庭照片给我一位老师看,是关于我老婆的照片。性格豪爽的他看了以后说,爱别人的人才能成为爱人,这组照片就叫《爱人》吧。我看着他的浓眉大眼觉得好笑,问他这个题目是不是太矫情了。他大声告诉我,我拍摄的这些照片就是很矫情。我咧着嘴笑了,看向窗外的雾霾,朦胧的英雄山很好看。回看照片,那些曾经真实的环境在眼前变化着,记录着虚无的时光,Zhu在其中喜怒哀乐。而她所经历的正是我的经历。我们相伴走过重要的人生节点,在缓慢流淌的画面中,关于青春和家庭的诸多柔情或许已被不经意间带入其中。

  毕业后开始有个“家”

  最早为Zhu拍照片是我们读研究生谈恋爱时,她学习国画,需要拍下画作投稿参赛,有时还需要一些形象资料照,我成了她的专职摄影师。拍画作虽然是一件让我感觉单调的事,但这帮她获得了进步,收获了荣誉,她很快成为中国美协会员。

  2012年,我比她早一年毕业参加工作,先在工作单位旁租下一间十多平米的小屋,一张床和一台电脑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其他角落塞满了杂物。下班后,我就算呆在在办公室里加班也不愿闷在“家”里。Zhu说蜗居虽小,但是我工作方便。当她毕业的时候,我换租了一个地方,房子破旧也没有暖气,晚上回家没有灯光,但是面积大了不少。楼下是喧闹的菜市场,每天一大早就会传来小贩和买菜大妈的争执之声,我每天早晨在睡梦中骂着醒来,老化的木门和开放的楼道让我担心安全问题,但Zhu到现在还在想念的却是那时买菜的便利。2013年9月,我们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我们想,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买属于自己的房子。

  繁琐却让人思绪万千的婚礼

  Zhu毕业后找工作不顺利,一直在家,正好有时间上网联系房产中介和看楼盘。房子不好买,Zhu将各种房子信息和价格数字写满了一个笔记本,几乎跑遍了济南所有的楼盘,交了一大帮房产中介朋友,买了大半年的房子却还是没有结果。我说这根本原因是我们承担不了能看上眼的房子的价格。父母张罗的婚期将近,更要紧的是她怀孕了,我欣喜而急躁,为了养胎和育儿方便,我们和父母还是扛着很大的经济压力迅速买了一套二手房,房主留下了不少家具,可以将就几年。我对她说,背债也就背了,以前买不成还是因为不着急用。其实我心里后悔,没有提早看到未来。

  婚礼是我们双方父母要求操办的,Zhu和他们的想法一致。也许因为拍摄过太多别人的婚礼,我对大同小异的繁琐仪式感到厌烦。但是我最终拗不过家人的想法,特别是打消不了Zhu对新娘婚纱的期待,于是我带着一些怨气接受了他们的安排。回老家结婚前,我们买的二手房还没有整理妥当。有一天夜晚,我看到Zhu在杂乱的出租房里仔细打理着婚纱,我又对没有答应陪她去选购婚纱感到抱歉。

  2014年3月,婚礼在我家所在的县城举行,Zhu和她的家人先一天住在宾馆,等待我第二天去迎娶。在宾馆迎娶我的新娘时,我在司仪引导下表演着角色,本来欢乐的气氛被岳父岳母的动情落泪打乱了,准妈妈新娘也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我的心也好像被针刺了一下,思绪很多。

  凌晨响起的手机声

  婚礼后,送她回娘家养胎,我回到济南上班,整理刚买的房子。我拍下新房照片用微信发给她看,岳父和岳母比她还要高兴。2014年4月8日的早晨,我还浑浊在一片梦境中,手机铃声突然想起。是Zhu的小姨打来的电话,她第一句话是,无论她告诉我什么事我都不要慌张。原来Zhu夜里突然腹痛被送进了小姨工作的医院,被诊断卵巢囊肿扭转,当时马上要做手术。岳父去了外地。

  我问:“要命吗?”小姨说:“大夫说马上手术,应该没事,要签家属同意书。”

  我问:“小孩呢?”小姨说:“不好说能不能保住。”

  我问:“岳母呢?”小姨说:“在旁边呢。”

  我说:“我马上赶过去。”小姨问:“要签家属同意书,手术大概三个多小时。”我说:“签。”

  挂了电话,手机显示不到凌晨五点,我突然觉得喉咙和胃里特别恶心,手脚麻木。我连续干呕着,哆哆嗦嗦的用手机上网查阅卵巢囊肿扭转的资料,期盼那不是什么要命的病症。干呕让我泪流满面,我索性跪在厕所马桶旁边试着能不能呕出些什么来终止这恼人的反应,却无济于事。我认真检查了家里的电源有没有关好,认真地锁好家门,干呕着走出这Zhu还没有正式住过的家,打的去了长途汽车站。

  时间太早,我忘了自己如何在车站熬过那一个多小时了,直到登上了赶往Zhu老家的第一班客车,给自己找了一个角落的座位。干呕停止,泪流一直没断,我想起奶奶每当过年时跪在香台前为儿孙祈福时的祷告,自责曾经对奶奶迷信的嘲笑,我默念一切神灵保佑Zhu母子平安,发愿用自己的寿限去抵换,羡慕着身边一切人事景物的安静和美好,回忆着过往生活的平静。我数着手机上的时间,估摸Zhu的手术是否结束,在差不多的时候拨打了岳母的手机。小姨接的电话,她说手术顺利,母子都没事。我仰头靠住座位,泪流满面,默念感谢天地,感谢我所以认识的每一个人和见过的每一个面孔。后来,我跟我的研究生导师说,我发觉日常平凡是那么的美好,我要留在这种感觉之中。

  期待与担心共存的四个月

  一个月后,养好身体的Zhu回到了济南,住进了我们的新家,再等四个月,两个宝宝将与我们见面。这段时间的养胎是一个充满期待和担心的过程,随着肚子一天天变大,Zhu肚皮上的胎动带给我们无限的喜悦和幻想,而每一次孕检又会让我们担心孩子有没有什么健康问题,我们会为了化验单上的一个小数据问到医生不耐烦。

  我不愿意让Zhu出门,花样百出的孩童用品被她网购回家。妊娠纹蔓延到了她的腰间,她那布满血丝的肚皮泛着反光,Zhu开始痛苦难堪了。胀大的肚子让她难以入睡,拘谨的睡姿让她难以安眠,调皮的胎儿让她难以安心,我帮不了她什么。

  新生命带来的平实与美好

  10月8日晚上,Zhu让我给她拍一张大肚子的纪念照,因为明天她就要进行剖腹产了,我陪着她等待第二天的到来。Zhu用她那水肿的双手抓着我的左手,看我的婚姻线,她推定我一定还会婚娶,预测自己将在明天的手术中绝于人世。Zhu突然给我要纸和笔,我说,什么也别写了,我给你爸妈养老,也不给孩子找后妈。

  站在手术室门口,看着床上的Zhu被护理人员推进手术室,真有人间决绝的感觉。我们的父母找了座位坐下,我站在手术室门前,随着手术室电动门的开开合合,引发着一簇簇家属骚动,不停的有孕妇被推送进去,又有孕妇和新生婴儿被送出来。门一开,我就拍下一张照片,我想要拍下宝宝出来的第一张照片。一张又是一张,我知道那都不是自己的孩子,因为那推出来的小车里只有一个襁褓。终于,护士推出来的小车里载着两个襁褓,不等她念名字,我和家人就抢了过去。她们就是我们的宝宝,两个女儿,大女儿5斤4两重,小女儿5斤6两重。

  七天后,我们一家四口回家了。很多朋友向我祝贺,年长的朋友问我当父亲的感觉如何,我总会有点心虚的告诉他们,累并快乐着。喂养双胞胎宝宝是一件辛苦的差事,两个小女儿把她们的妈妈、姥姥和奶奶日夜颠倒地折腾,相较之下我没有什么辛苦的地方。从女儿满月到一百天,再到现在的四个月大,从女儿哭啼到会笑,再到现在的丰富反应,这是我曾经幻想过的平实、美好。
2015-03-30 10:58
0
0
735
来源:新浪图片
几十年来,克钦独立军等地方武装与缅甸政府军之间冲突不断。男人们都在前线打仗,老人、女人、孩子则随着难民流,在四处飘泊中躲避战乱。图为亚宽,41岁,3年前,从缅甸内地逃难到缅北姐洋难民营,她有5个孩子,大儿子和丈夫都在前线打仗。
2015-03-25 11:02
0
0
658
来源:网易图片
建国以来,茅台酒被用于宴请外宾或赠送外国领导人,受到官方的加冕。消费茅台成为一种身份和财富的象征,逐渐流行于官员间。在反腐风暴中,失去官员沃土的茅台酒遭遇打击。
2015-03-20 14:18
0
0
874
来源:网易图片
2015年初,缅甸政府军与缅北克钦独立军以及果敢同盟军开战,平静不久的缅北再次陷入战火,原本繁华的果敢老街犹如空城。部分缅军枪杀村民、抢劫民众,促使大量难民逃离果敢。
2015-03-18 21:32
0
0
692
来源:新浪图片
从“豆选”、鼓掌、举手、无记名投票,再到电子表决,半个多世纪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表决方式一直在进行着变革。用什么样的方式投票,不仅折射出人大代表们行使权力的环境,更反映了中国民主法制的脚步。
2015-03-16 00:01
1
0
651
来源:腾讯图片
每年两会,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名委员代表齐聚北京,加上报名采访的海内外的新闻记者,安保工作是重中之重。
2015-03-13 13:14
1
0
918
来源:网易图片
广东省陆丰市甲西镇博社村被媒体称为“中毒最深的村”,2013年年底,参与制毒的原村党支书蔡东家被捕,警方通过“海陆空”立体围剿博社村,蔡氏宗族制毒集团被清剿殆尽。摄影师记录的这名派出所副所长的日常工作,折射如今博社村的民情百态。
2015-03-12 15:07
0
0
641